首页 排行 分类 全本 女生频道 用户中心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仙帝的自我修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瑶池弟子,不堪一击(6200(字)

残阳如血。

晚风,比正午时更加冷冽。

楚宵练站在崖边,任山风呼啸,拂动他的衣袂。

远处云雾缥缈。

不知深处。

不时可见九色流光顺着夕阳逆溯而上。

俨然一副仙家盛景。

他望着那一幕,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些什么。

“紧张了?”

燕赤霄的声音在他脑海响起。

楚宵练自嘲一笑:“闯圣地,谁能不紧张?”

燕赤霄道:“现在离去也不迟!”

“你还年轻,以你的天赋,加上我的指导,还有你大师兄这样的人物为你榜样……”

“五百年可成圣!”

“届时,便是瑶池圣地,你也大可走上一遭,全身而退!”

楚宵练笑了笑:“五百年,太久了!”

“以大师兄的资质,届时想必早已飞升成仙,我做这些还有何用?”

“而且……”

他顿了顿,继续道:“拜帖已经送出,怎可反悔?”

“人无信不立!”

“我可不能丢了大师兄的脸!”

听到此处,燕赤霄不再说话。

他知道楚宵练已经做了决定。

……

唯有楚宵练自己清楚。

当年慕月华退婚之事,使得楚家蒙受了怎样的屈辱。

对楚宵练又是怎样的打击。

此来瑶池之前,他听了大师兄的话,回了一趟洪城楚家。

父母老态已现。

而他离家不过半年。

那一刻,哪怕他修炼的太上忘情剑,依旧感觉内心难以言喻得酸楚。

他一定要入瑶池圣地。

一定要见到慕月华,然后亲手打败她。

他对她已无感觉。

但她必须道歉。

——对她伤害过的所有人。

慕月华的天赋本就不弱。

拜入瑶池圣地后,更是被发现,适合修行瑶池本门的核心传承。

不仅被破格提至真传弟子。

甚至已有资格参与争夺下一任圣女之位。

身份一下子尊贵了无数倍。

楚宵练要打败她不难。

可要她跟自己回去道歉,赔礼……

瑶池圣地怎会同意?

那毕竟代表着一方圣地的颜面和尊严。

“但我必须这么做!”

楚宵练眼中泛着坚毅之色,内心涌现出不畏牺牲的豪情!

同时还有一丝小小的雀跃和期待。

若是大师兄知道自己这般悍勇!

连死也不惧!

想必会更加认可自己!

值得了!

他往前踏出一步,半个身子已在断崖之外。

背后长剑自行出鞘。

赤色剑光乘风而起,破虚而去。

……

剑光破云而下。

楚宵练来到瑶池圣地山门前,朗声道:“久闻瑶池圣地大名,晚辈特来拜会!”

声音在山间回荡。

约莫三次之后,古老的山门大阵缓缓开启一道缝隙。

涟漪轻颤。

道道宝光争先恐后自山门那头涌现而出。

天地间一片幻彩。

格外明媚。

楚宵练见状心中一凛,暗道瑶池圣地不愧为一方圣地。

便是开个门,都与寻常势力大不相同!

燕赤霄提醒道:“小心些,瑶池圣地之人素来脾气古怪,杀伐果断至极!”

“两句话没说好,便有可能直接下杀手!”

楚宵练默默点头,神情渐渐凝重。

目光紧紧盯着那道门户,不知会从里面走出怎样的仙家高人。

半晌之后。

一道身影缓缓走出。

竟是一位年轻女子,看上去不到二八之龄。

修为……筑基期?

那女子见了楚宵练,略微好奇地打量了一眼,随即快步走上前来,说道:

“楚公子,奴婢已等您多时,请随我来!”

女子声音柔美,语气中更带了一分恭敬。

楚宵练愣了愣,心道:“老师,您见多识广,帮弟子看看!”

“这女子是不是传说中的隐士高人?”

“表面上看只是个筑基期,实则是化神境界,乃至是圣境的大人物?”

“这是不是在试探我呢?”

燕赤霄愣了愣,不确定道:“应该……不是吧?”

他的心中也有几分奇怪。

瑶池圣地那帮老女人,在修行界出了名的脾气古怪。

举凡修行有成,要么冷冰冰的,像是天下人都欠了她们钱一样。

要么顶着个面瘫脸。

连冰冷的情绪都看不到。

虽然里面的女子,个顶个漂亮。

却绝对属于那种,让男人生不出任何**的类型。

但偏偏这样的圣地。

每隔个几百年就会发生一些让修行界颇为喜闻乐见的事情。

比如某位圣女出巡天下时,爱上某个凡人书生,破了戒,生了孩子。

又比如某位天姿不俗人的女子,争夺圣女之位失败。

便叛逃而出,化作令男人闻之色变的女魔头。

专以吸食男人精元阳气修炼。

而且为此上头。

这种事发生的越来越频繁。

修行界,开始流传出些许污言秽语。

比如什么憋太久,从贞洁烈女变为某娃某妇之类的。

简直不堪入耳。

瑶池圣地的补救措施很是简单粗暴。

杀!

谁敢嚼舌根就杀谁。

这帮平日里仙气飘飘的女子,杀起人来真的和魔头没什么区别。

偏偏她们圣地名声还真不是靠脸换来的。

一身实力恐怖至极。

久而久之,瑶池圣地的女子成了修行界一个极为特殊的代名词。

可以远观。

但你要敢私下谈论一两句不好的话,传到瑶池圣地耳中。

结果可想而知……

正是因此,当楚宵练决心来瑶池圣地之时,便连燕赤霄也做了最坏的打算。

因为他知道,这帮女人……

没有半点道理可讲!

……

然而,眼下这是怎么回事?

楚宵练虽然惊愕,但跟大师兄这么久,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

他很快平静了心神。

平静道:“有劳姑娘带路!”

二人迈过山门。

眼前豁然开朗。

青山古道,竹林葱翠。

白雾若丝绸,笼罩在山林之间。

远处可见屋舍俨然,仙鹤齐鸣,百花百草遍地开放。

一位位身穿雪白纱裙的貌美女子往来于云间。

赫然一副世外桃源之景。

更远处,琼楼玉宇依山而建,气势磅礴,宛如绝世仙宫!

楚宵练将这些尽收眼底,心中微微复杂。

他望向身前带路女子,忽然问道:“敢问这位姑娘,我们这是去何处??”

侍女理所当然道:“自然是去见我家小姐!”

“早知公子要来,小姐已备好酒菜,为您接风!”

楚宵练奇怪道:“小姐?我不认识什么小姐啊……”

他忽然想起什么,停下脚步,眼神微凝:“你家小姐是慕月华?”

侍女道:“当然是慕姑娘!怎么了?”

楚宵练满脸不解:“我就这样就能见到她了?”

侍女打量了他一眼,浅笑道:“瑶池圣地什么都有,公子没准备礼物也无妨!”

“小姐不会在意这些的。”

楚宵练心道,去他奶奶的礼物!

我楚某人在意的是这个?

说好的生死考验,九死一生呢?

就算楚某现在修为尚低,无法引起圣主级别强者的关注。

但多少得来几个长老什么的人物,阻拦一下吧?

再不济,瑶池圣地弟子那么多,来几个慕月华的死忠粉!

比如觉得我楚某,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

觉得我不配见慕月华!

上来阻止我,然后被楚某人按在地上一顿摩擦!

又或者,慕月华现在身份这么尊贵,总有些疯狂的追求者吧?

什么某某世家公子少爷绝世天骄什么的,做个出头鸟拦路虎!

然后我楚某人一阵殊死搏斗,傲视同辈,震惊所有人。

最后强行压倒慕月华,一波带走!

甚至直到快走的时候,瑶池圣地某位大人物不甘心,想要以大欺小出手留他!

老师为了掩护他,燃烧灵魂抵挡强敌!

楚某人怒骂一句老狗不要脸,等我归来复仇,然后果断离去!

这才是标准流程!

现在这算是什么?

什么也没发生,直接去见慕月华?

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

那侍女见他忽然停下脚步,不解道:“公子,怎么不走了?”

“小姐和云舟还在等着我们呢!”

“云舟?”

楚宵练皱眉:“要去哪里?”

侍女说道:“当然是回洪城!”

“小姐说当初年轻不懂事,行事太过任性,冲动莽撞,没有顾及您和您家族的想法,现在想来颇为愧疚……”

“于是准备和您一块回洪城一趟,当着所有人的面,为当年的事道歉!”

“求得楚老爷和夫人的原谅……”

楚宵练人傻了!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他心中不确定道:“师傅,我是不是失忆啦?”

燕赤霄一头雾水:“什么玩意?”

楚宵练道:“其实我已经挑战过一次瑶池圣地,只是被打的重伤失忆,不记得了对不对?”

燕赤霄:“……”

对不起,我收回我曾说过的那些话。

这徒弟我不要了!

谁爱要谁要去……

太特么傻了!

“老师?你怎么不说话了?”

“没有!”燕赤霄面无表情道。

“噢!”

楚宵练点点头,眼中露出思索的光芒!

如果他就这样把慕月华带回去,没有任何意义啊?

师兄会因此承认,自己有追随他的资格吗?

并不会!

所以,这一架,必须打!

他眼中目光渐渐坚定。

随后望向那正等他回答的侍女,嘴角微扬:“带路吧,愚蠢的女人!”

侍女:“???”

燕赤霄:“???”

……

瑶池圣地深处。

诸多圣地高层正在议事。

一道急促的声音忽然传来:“不……不好了!”

瑶池圣主秀眉微蹙:“何事大呼小叫?”

“那……那个楚宵练,和师姐师妹们打起来了!”

前来报信的女弟子花容失色,满脸慌张。

瑶池圣主不解道:“怎么回事?不是已安排弟子们不要阻拦他么?”

女弟子急忙道:“是没有阻拦!但那楚宵练不知发什么神经,忽然对为他带路的小侍女破口大骂!而且骂的很是难听,都把她骂哭了!”

“静莲,静音几位师姐看不下去,出面阻止,结果……”

“结果什么?”

大殿一角忽然传出冷厉的声音。

一位瑶池圣地长老满脸紧张。

方才提到的两位女弟子是她门下。

“结果被他一拳打飞了出去!”女弟子焦急道。

那位长老满脸怒火:“无耻小儿,欺人太甚!看我不去废了他……”

“站住!”

虚空中涟漪轻颤,碧池长老缓缓走出,神色漠然盯着那位长老。

一众长老连忙行礼。

方才说话的长老拱手道:“见过太上长老!”

碧池没有看她,直接望向瑶池圣主:“不可冲动!一个楚宵练掀不起什么风浪,可若我们动了他,日后如何承受李含光的怒火?”

之前说话的长老满脸不解:“区区一个李含光,何至于让我瑶池圣地如此小心翼翼?”

啪!

虚空中传来一声震响,这位长老面色一白,顿时倒飞出去,吐血不止。

碧池冷声道:“愚蠢的东西!”

“连七玄剑帝都认定他可主宰时代的人物,你哪里来的胆子轻视?”

“想死?可以!别拖上我瑶池圣地!”

大殿内满是杀意。

一众长老战战兢兢,不敢抬头。

瑶池圣主沉吟许久,问道:“碧池长老觉得,眼下这局,怎么解?”

碧池长老微微思索:“楚宵练毕竟年轻,所求……无非是名,利,色!”

“派出元婴境界的精英弟子去对付他!”

瑶池圣主眼神微异。

她当然知道,碧池的意思不是要真的对付楚宵练。

而是因为……

楚宵练只有金丹境界,让元婴的去,至少能抗住打!

她望向殿内众人,吩咐道:“传令各殿,元婴期以上的弟子去阻拦楚宵练!”

“切记!”

“只许败,不许胜!”

……

消息很快传了下去。

一众长老将灵识散出,能轻易捕捉到远处的动静!

遍地都是白花花的身影。

十几位瑶池圣地的女弟子神色狼狈,痛的满地打滚。

白裙都沾满了污渍。

三道凌厉劲风破空而至,庞大的气息笼罩了整片苍穹。

楚宵练瞳孔微缩:“卧槽,貌似玩的有点大!来的似乎全是元婴境的强者!”

燕赤霄语气凝重:“这三人皆是精锐中的精锐。”

“以你如今金丹一转的境界,即使用上浩然剑意,也顶多对抗其中一人!”

“速走!”

楚宵练心中有些发怵,打算先退,暂避锋芒!

便在这时。

一道强大气息忽然突至身后。

竟是其中一位元婴强者先行动手。

躲不开了!

楚宵练微微咬牙,金丹狂转,法力凝结于剑上。

浩然剑意!

一道灿然剑芒如瀑布一般自上而下斩出。

叮!

两相碰撞。

楚宵练忽然感觉剑下一松。

那位元婴期女弟子闷哼一声,猛地倒飞出去!

楚宵练愣住了。

燕赤霄也傻了!

怎么回事?

这真的是瑶池圣地的元婴期强者?

你那元婴掺水了吧?

楚宵练嘴角咧开:“就这?”

“老师,你这眼光不行啊!这也算是精锐中的精锐?”

“连我一剑都接不住!”

燕赤霄老脸铁黑。

但他依然没有看懂,自己不可能感觉错啊!

楚宵练望向剩下的两名女弟子,舔了舔嘴唇,脸上露出兴奋的笑意。

“人多了不起?”

“蒋……讲道理……”

“楚爷爷我最擅长以一敌众,尤其是打女人!”

“放马过来吧!”

此话一出,半空中那两位如花似玉的女弟子们顿时脸色冰冷,一个个胸脯不断起伏。

宛如随时会爆炸一般。

但想起师门的叮嘱,她们默默冷哼一声,抬手出招!

轰隆隆!

庞大的气息汇聚而来,从天而降!

楚宵练微微凝重。

浩然剑意升腾而起。

灿然剑光朝天斩去!

两相对碰,楚宵练脸色一松。

毫无压力!

轰!

一声碰撞,两名女子尖叫着倒飞出去,很快没了影。

楚宵练嘴角咧开:“看来我这些时日的苦修,真的有用啊!”

“三位元婴联手,却不是我一剑之敌!”

“老师,你怎么看?”

燕赤霄默然不语。

他刚才貌似注意到,一位女子原本快撞在山壁上,微微停滞了身形。

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了出去。

而且她的叫声最大!

他的心中微微生出猜测,却还是有些不信。

瑶池圣地这帮老女人……

什么时候会演戏了?

楚宵练见他沉默,也不再问。

只是心中偷笑。

老师还是差点意思!

死要面子!

不行就说嘛!非要吓唬我!

果然,老师还是不如大师兄。

大师兄说我行,我就这么猛!

……

很快,下一波弟子到来。

又是元婴期的精锐弟子,这次足有十人之多。

楚宵练更加张狂,指天怒骂:“女人,就该老老实实在家生孩子,打打杀杀像什么样子?”

“下来挨打!”

随后提起长剑主动冲入人群之中。

几次对拼之后,一众女弟子再度倒飞出去,没了踪迹。

楚宵练望着一位女子倒飞的身影,微微愣住,看了眼手中的剑!

我方才……好像没打到她啊!

怎么能飞那么远?

而且还加速了?

难道……我的实力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强大到这等地步了?

他越想越兴奋!

果然,跟大师兄那样的妖孽比,越比觉得自己越垃圾。

但跟一般人比,我楚某人依然还是足以傲视天下的天骄啊!

天边再度出现身影。

楚宵练哈哈大笑一声,直接冲了上去:“小姑娘过来,哥哥我给你捅上两剑!”

……

大殿内。

寂静无语。

瑶池圣主默默收回目光,望向碧池长老:“我好想揍他!”

碧池长老捏了捏拳头,拍拍对方肩膀:“再忍忍!”

瑶池长老深深呼吸。

碧池长老转移话题道:“你有没有发现,此人的剑道似乎极不寻常!”

瑶池圣主微微一愣。

她方才全顾着憋气了,根本没注意看。

这会再看了一眼,眸中浮现凝重之色:“浩然剑意!”

碧池长老点点头:“四品!”

大殿内传来倒吸冷气之声。

很显然。

她们都曾听说过浩然剑意的名声。

那是整个东荒最顶尖的几种剑意之一。

楚宵练能在如此年纪修行到四品之境,抛开偏见,的确是一件让人颇为惊骇的事!

瑶池圣主皱眉许久,才说道:“他可真不像一个剑道天骄!”

碧池长老嘴角微抽:“虽有李含光珠玉在前,但如此人物,日后几乎必成一代剑圣!”

“贸然得罪不智!”

瑶池圣主看了她一眼,颇为讶异。

慕月华是碧池长老的弟子。

碧池长老现在却说出了这种话!

她不仅仅是在表达自己对楚宵练的看好,更是在向众人再次传递一个观点。

——不要得罪李含光!

……

晚风拂过山林。

林浪不断生出波澜。

李含光站在一根纤细的树梢上,闭目不动,周身剑意若隐若现。

忽有风来。

数道透明的剑意在周身凝结,不断碰撞,生出更多剑意。

最终化作一柄七色小剑。

李含光心念微动。

一颗巨木缓缓自背后升起。

那上面本已有了三颗果子。

如今多了这枚小剑,便是四颗。

李含光花费几日功夫,利用万化道经,将七玄剑经前面两式模拟出来。

算是初步融合。

日后,可以作为他的手段之一。

不止这些。

他从百炼大帝传承中获取的那几门古经,也可融入其中。

大道万千,实则殊途同归。

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

在做到那一步之前,他还有些更重要的问题要先解决。

……

他回到院子里,叶承影恰好到来。

李含光问道:“什么事?”

叶承影道:“楚宵练出名了!”

李含光有了一丝兴趣:“说说看。”

叶承影面色有些古怪:“楚宵练不知何故,忽然在瑶池圣地破口大骂!”

“上至内门长老,下至普通侍女,被他骂了个遍……而且态度极其嚣张!”

“圣地内出动了数十位元婴境界的精锐弟子,结果无人在他剑下走过一招!”

“最后没有办法,派出了化神境界的前任圣女!却也没留住他。”

“楚宵练大笑三声,猖狂离去!”

李含光疑惑道:“他不是去找慕月华的?”

叶承影面色古怪道:“他离开瑶池圣地后,才发现忘了这件事,又折回去把慕月华抢走,硬生生带回洪城,在所有人面前道歉!”

李含光嘴角微抽。

楚宵练什么实力,他再清楚不过。

以他如今金丹一转的修为,能与寻常元婴一战,李含光是信的。

但一剑一个元婴……

做梦呢?

看来,他最后在天荒塔装的那波逼还是起效了

他笑了笑。

随即不再理会这件事。

他直接离开小院,来到瀚海峰主殿,找到正在读春秋的老爹。

“父尊,陪我去拿个东西呗!”

李湛儒抬头看了他一眼:“都多大人了,拿个东西还要为父陪你去?”

“自己去!为父还要读书!”

李含光闻言,叹道:“这样啊,那行吧!这个帝兵我就自己去取……”

……

他才堪堪转身,李湛儒已然穿戴整齐,提好自己的剑!

他义正言辞道:“那玩意太大,儿子你把握不住,为父帮你!”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